Archives 九月 2018

“精武-2018”軍事比武競賽特種部隊組競賽拉開戰幕

華東腹地起硝煙,利劍出鞘展鋒芒。9月19日,陸軍“精武—2018”軍事比武競賽特種部隊組競賽在南京拉開戰幕。10餘支特種部隊參賽隊在金陵郊區某生疏地域展開激烈角逐,爭奪象征比賽最高榮譽的“精武之劍”。此次比武競賽由陸軍主辦,陸軍工程大學承辦。

據瞭解,精武系列比武競賽由陸軍工程大學創辦、迄今為止已連續舉辦11屆。為確保此次比武競賽順利進行,承辦方陸軍工程大學抽組院校軍事基礎訓練領域相關專傢成立專傢組,全面領導、全力推進競賽籌備工作,先後10餘次集中研討競賽方案和競賽規則,組織精幹力量對競賽預選地域進行現地勘察,行程近6000公裡。

比武競賽辦公室負責人介紹說,組織特種部隊參加此次軍事比武競賽,是貫徹落實習主席備戰打仗戰略要求、促進院校和部隊互學互鑒實戰化練兵經驗的重要舉措,旨在全面檢驗提高特種部隊初級戰鬥員基礎訓練水平,強化履行新時代使命任務的能力。

“精武-2018”軍事比武競賽特種部隊組競賽拉開戰幕

與院校學員組比武競賽相似,特種部隊組比武競賽,也按照“滲透—偵察—打擊”三個模塊,設置瞭隱蔽行軍、通過障礙、敵後生存、定向越野、夜間偵察、觀察報知、奪控要點、阻擊援敵、戰場急救9個既定課目和1個臨機課目,部分課目難度更大、要求更高。

記者在現場看到,特種部隊參賽隊員身上更具“野性”和“戰味”,他們的平均年齡僅有19歲。據瞭解,他們大都來自從槍林彈雨中走來的英雄部隊,部隊代號如雷貫耳、振奮人心。比武期間,他們按照戰鬥要求全副武裝,平均負重25公斤以上。據瞭解,他們要熟練運用北鬥衛星導航定位系統、單兵激光模擬交戰系統等裝備器材,在36個小時內完成一系列比賽課目,徒步行軍50公裡以上,難度和強度接近人體極限。

此次比武競賽總裁判長、陸軍工程大學軍事基礎系主任賈衛接受采訪時說,此次比賽參照國際軍事比賽標準,采用“時間軸”的方式進行計分評判。比賽按照“第三方裁評”原則,從陸軍工程大學遴選人員擔任裁判。賽事中,紀檢監察部門派出工作組對競賽設計、裁判執裁、組織實施、成績統錄等環節進行全程監督,確保比賽全程陽光透明。

“精武-2018”軍事比武競賽特種部隊組競賽拉開戰幕“精武-2018”軍事比武競賽特種部隊組競賽拉開戰幕

“精武-2018”軍事比武競賽特種部隊組競賽拉開戰幕


中國空間站完成主系統攻關 計劃實施13次飛行任務

新華社北京9月26日電(李國利、鄧孟)“中國空間站目前已經完成主要系統關鍵技術攻關,計劃實施13次飛行任務。”26日在北京舉行的載人航天工程應用成果情況介紹會上,中國載人航天工程辦公室副主任林西強說。

2017年,隨著空間實驗室飛行任務的圓滿收官,中國載人航天工程的第三步任務——空間站工程全面展開,並計劃於2022年前後建成載人空間站。

根據飛行任務規劃,空間站工程分為關鍵技術驗證、建造和運營3個階段實施。“其中,關鍵技術驗證階段安排瞭長征五號B運載火箭首飛、試驗核心艙發射等6次飛行任務;空間站建造階段安排瞭實驗艙I和實驗艙II發射等7次飛行任務。”林西強說。

據林西強介紹,目前,空間站任務主要系統關鍵技術攻關已完成,空間站核心艙初樣階段研制接近尾聲,計劃年底前完成轉正樣階段評審工作;實驗艙I和實驗艙II正在進行初樣階段結構熱控艙總裝工作。

林西強說,空間應用系統核心艙載荷正在開展初樣階段研制,實驗艙I和實驗艙II載荷正在開展方案階段研制,第一批艙內、外載荷項目已完成立項。航天員系統乘員產品、艙外航天服正在開展初樣研制工作,航天員出艙活動水下驗證等地面試驗正按計劃進行,第三批預備航天員選拔初選階段有關工作正在組織實施。

空間站任務階段的首次飛行——長征五號B運載火箭首次飛行試驗已經明確瞭搭載載荷,下發瞭技術要求,首飛計劃原定於2019年上半年實施。

“但由於受長征五號遙二運載火箭發射失利影響,長征五號B運載火箭首飛任務將有所推遲,具體實施時間有待與相關部門協調後明確。”林西強說。

1992年,黨中央作出實施載人航天工程“三步走”發展戰略:第一步,發射載人飛船,建成初步配套的試驗性載人飛船工程並開展空間應用實驗;第二步,突破航天員出艙活動技術、空間飛行器的交會對接技術,發射空間實驗室,解決有一定規模的短期有人照料的空間應用問題;第三步,建造空間站,解決有較大規模的長期有人照料的空間應用問題。

(資料圖)

(資料圖)


軍報記者為你揭開陸軍特種作戰學院神秘面紗

如何鍛造“特戰精銳”,解放軍報記者為你揭開陸軍特種作戰學院神秘的面紗——

特戰學院的“特種課程表”

初秋的桂北腹地,高溫尚未消退。踩著“秋老虎”的尾巴,陸軍特種作戰學院學員的新學期第一課開始瞭。

“以最快的速度越過障礙,最後兩名重來!”一聲令下,學員們撲向障礙:8人合力挺舉千餘斤重的沖鋒舟完成40次下蹲後,匍匐通過25米長的鐵絲網,徒手翻越10米高墻,緊接著跳進水坑挺舉彈藥箱,然後穿越4道火墻,爬上30米長的麻繩橋,進入2米深的螞蟻洞,越過20米長的泥潭……

“這些都是每名特戰隊員的必修課!”學員李承陽從泥潭裡爬出來時,已經成瞭“泥人”。過去一年裡,類似這樣嚴酷的“特種課程”,李承陽和他的戰友們已經習以為常。

一名合格特種兵,要熟練掌握10多項三棲作戰技能

懸垂的麻繩每晃一下,都重重撞擊著學員汪健的自尊心。

“今天,我一定要突進15秒!”這是汪健第437次訓練踩繩上。同班的戰友都拿到瞭優秀,隻有他因個子小、手腳短,遲遲未能突進優秀行列。

汪健咬著牙,索性扯掉手掌上的創可貼。傷口還沒來得及結痂,血紅一片。他縱身一躍,雙腳踩定後,蜷身、攀爬、再踩……粗糙的麻繩撕裂著傷口,陣陣痛感沿著神經直導大腦。

“10、11、12……”齊聲吶喊的助威聲,讓汪健顧不上疼痛。這一次,他終於以14秒的成績,成功躋身優秀行列。

“在特戰學院的字典裡,從來沒有‘舒服’二字!”該院特種技術系主任牛海軍說。在他帶過的學員裡,除個別先天條件好的學員外,想要練就一招制敵的特戰技能,不經歷成百上千次的反復錘煉,是絕無可能的。


【網絡媒體國防行】人們的歲月靜好 他們用"眼"守護

央視網消息(記者李文學)在祖國最北端黑龍江漠河市,有一雙“眼睛”時刻警惕著。

坐落於大興安嶺深處的空軍漠河雷達站,是我國北方空中預警的第一道防線。“養兵千日,用兵千日”,24小時不間斷運轉的雷達,時刻註視著北疆的廣袤天空,守護著人們的“歲月靜好”。

這裡冬季長達8個月,全年無霜期不到3個月,平均氣溫零下5攝氏度,最低氣溫零下57.3攝氏度。極寒的自然條件,給戰備訓練任務帶來巨大考驗。

在對雷達進行維護時,官兵需要在室外工作幾個小時,一些部件的檢查需要赤手作業,零下三四十度的低溫傳到手上,紮到心裡,一個維護下來,官兵們的防寒面罩上滿是冰霜。

“不管什麼時候,雷達一旦發生故障,技師必須第一時間到位。拖延時間的話,就會影響戰備,影響這一帶空域安全。”2014年一個冬夜,凌晨2點多,室外零下40多度,雷達熒光屏突然閃成一片雪花,天線轉動停止瞭。來自湖南的戰士李佐鵬得知後,穿上衣服就往陣地上跑,全然不顧寒風打透軍裝,僅戴著一層薄薄的線手套,一遍一遍地接觸檢查冰冷的裝備,整整工作瞭一個多小時,手指嚴重凍傷,醫治後又迅速投入工作。

入伍20多年來,李佐鵬類似的經歷已數不清有多少,隻有常年不愈的凍瘡訴說著老兵的艱辛。

在如此艱苦的自然環境下,雷達站官兵苦練精訓,還多次在上級舉行的比武競賽中奪得第一。

2015年9月,一場對抗演習,5支雷達分隊同臺競技。戰士李勇拿出看傢本領,硬是在雪花般錯亂的地物幹擾波中,牢牢鎖定對手超低空突防的雷達回波。成績判讀時,評委們驚訝地發現:李勇捕捉到的軌跡和戰鬥機實際飛行軌跡幾乎完全重合。

“祖國把北天門交給我們,我們就必須守衛好,不能有半點差錯。”這是雷達站“兵教頭”郭平常說的一句話。為此,他刻苦鉆研手中武器裝備,不斷總結改進基礎訓練方式和優化戰鬥操作方法,是站裡絕對的“權威”,獨當一面,先後出色處置異常情況10餘次。


武警“巔峰”特戰比武挑戰極限 負重50斤越野射擊

燕山深處,淬火礪刃。武警部隊第二屆“巔峰”特戰比武競賽間隙,各參賽隊正利用有限的休息時間緊張復盤得失,積極調整狀態,準備迎接下一個課目的挑戰。

實戰導向鮮明,“超越”勁頭正滿。10分鐘時限,負重近50斤,完成2公裡山地越野,並對6個隱顯目標實施射擊……在2公裡武裝越野射擊課目中,來自武警新疆總隊某部的參賽隊員李金銘命中瞭4個目標。他所在的參賽隊伍,以人均近3發命中的成績位居前列。“雖然成績還不錯,但仍有很大努力和提高的空間。”李金銘略帶遺憾地說。

武警“巔峰”特戰比武挑戰極限 負重50斤越野射擊

對超越對手,取得佳績,李金銘信心滿滿。這信心,來自反恐一線日復一日的摸爬滾打,來自長期以來貼近實戰的千錘百煉。“平時我們始終瞄著實戰練,爬的山更高,跑的路更難,真正面對極限考驗時才能從容應對。”

來自內蒙古總隊的倪祥喜今年33歲,是參賽小隊長中年紀最大的。經歷過首屆“巔峰”特戰比武的他,對以比促訓、以賽強能有著更加深切的體會。

回想起參加上屆“巔峰”特戰比武武裝越野射擊課目的情形,倪祥喜自嘲地說“都是淚”。時限到瞭,他才剛剛抵達射擊地線,眼巴巴地看著對面的目標停止顯靶,連出槍射擊的機會都沒有搶到。

極限的考驗讓他清楚地看到瞭自己能力素質的差距。這兩年,他卯足瞭勁苦練,體能技能都有進步,這次僅耗時9分20秒就到達終點,成功命中目標,實現瞭自我超越。“作為特戰隊員,不逼自己一把,不對自己狠點,就會被實戰化訓練的大潮遠遠甩開。”倪祥喜兩眼透著堅定地說。

戰勝對手、超越自我,是本屆比武競賽課目設置的初衷,也是眾多參賽隊員形成的共識。武警部隊參謀部情報局局長張曉奇說:“這次比武競賽是武警部隊特戰力量體系化重塑後組織的首次賽事,實戰意蘊濃厚,特戰導向鮮明,隻有堅持更難、更嚴、更實,逼著特戰隊員不斷挑戰極限、突破自我,才能在復雜多變的反恐戰鬥中贏得勝利。”

所有課目均帶戰術背景,最大限度還原戰場環境。翻閱此次比武競賽課目實施細則,快速、隨機、高強度、極限狀態是頻頻出現的熱詞。以極限運動搜索射擊為例,參賽隊員需在90秒的限定時間內,在35米的距離上折返5次,並對距離20米外隨時出現的10個隱顯靶進行射擊,重點檢驗特戰隊員對戰場環境的觀察和對目標的捕捉識別、快速射擊能力。現場評判組長樊春陽介紹,這個課目的難度在於,參賽隊員要在2秒的時間內完成急停、據槍、瞄準、擊發等一系列動作,“沒有平時練就的硬功夫,就一定不會有賽場的好成績”。

“沒有復雜的比賽條件,沒有逼真的戰場環境,哪裡知道自我的極限在哪裡,拉出去戰鬥行不行。”參賽隊員王智勇認真地說。警惕觀察、沉著擊發,他在這個課目取得瞭命中9發的個人最好成績。現場指揮組領導介紹,這次“巔峰”比武競賽條件雖然近乎苛刻,但在給參賽隊員的體能、技能和心理帶來極大考驗的同時,也為特戰隊員挑戰個人極限、實現自我超越提供瞭契機。“隻有用極限逼出超越,讓能力迎來突破,反恐實戰時才能有更多底氣、添更大勝算。”

武警“巔峰”特戰比武挑戰極限 負重50斤越野射擊

武警“巔峰”特戰比武挑戰極限 負重50斤越野射擊


“首席精算師”廖新華:到戰區主戰崗位去

南部戰區某聯合作戰研究室,唇槍舌劍,“硝煙”彌漫,一場紅藍對抗演習方案推演一時間陷入僵局。大傢爭論的焦點是:按照既定的作戰方案,紅方能否有效應對藍方火力突擊?

“方案可不可行,讓數據來說話吧。”在爭論中一直保持沉默的某部部隊長廖新華向現場指揮員建議。

廖新華(中)與某陸航旅飛行員探討交流。

廖新華(中)與某陸航旅飛行員探討交流。

隨後,一場“數據戰”在聯合作戰實驗室打響。廖新華帶領團隊以藍方空襲兵器總體參數和飛行方案為依據,精細推算彈道參數曲線,反復推演紅方防空兵器火力通道、攔截區域、殺傷概率……

很快,一份關於紅方作戰方案的可行性報告及優化調整建議在推演中“一錘定音”,得到普遍認可。在之後的紅藍對抗演習中,這份紅方作戰方案大顯神威,一舉挫敗藍方企圖,為紅方贏得演習勝利。

從此,廖新華一戰成名,“首席精算師”的稱號不脛而走。

到戰區主戰崗位去

2016年2月1日,中央軍委舉行戰區成立大會,拉開瞭我軍聯合作戰體系構建的序幕。

當時在北京某部工作的廖新華得知南部戰區急需聯合作戰人才,任現職快滿兩年、已被列入幹部後備人選的他第一個報瞭名。

不惑之年的廖新華自稱“骨灰級”軍事迷,從小對軍事有著濃厚的興趣。他傢裡收藏著300多架各種武器模型,這是他20多年的積累,其中不乏我國像真縮比飛機模型大傢陳應明親手制作的精品,也有宋文驄等飛機設計總師贈送的珍品。多年來,他一直保持著閱讀軍事雜志、研究地圖、繪制軍事題材畫的習慣。


武警部隊“巔峰”對決:是什麼讓特戰精英犯瞭難

九月的燕山深處,已有些許涼意,秋風漫卷起沙塵與枯葉。

“砰!砰!”兩聲槍響過後,隻聽評判員一聲令下:“未命中,隊員已陣亡,請立即退出。”緊接著,一名特戰隊員從比武場走出……這是記者在此次武警部隊“巔峰”特戰比武競賽中看到的新設課目——搜索識別射擊。

據介紹,此課目需要特戰隊員快速奔跑300米至射擊出發地線,爾後按指示路線搜索前進,發現目標自行射擊。搜索射擊中,出現未命中目標、觸發爆炸裝置,評判員將實時判罰。而剛剛記者聽到的那次出局判罰,就是因為參賽隊員在搜索區域,未發現腳下爆炸裝置被判定受傷,要求單腿跳動搜索前進;在目標出現後因身體重心不穩致使射擊脫靶,從而被判“陣亡”、退出比賽。

通過近兩個小時的現場觀察,記者發現許多特戰隊員都在這個課目上鎩羽而歸。同行的記者說:“這個課目太難瞭。如果未命中目標,就會判定被恐怖分子擊中。這個規定太苛刻瞭。”

參加這次“巔峰”對決的特戰隊員都是武警部隊的精英,面對這一課目都一籌莫展,那麼這個課目的存在是否經過論證?如果沒有一個良好的訓練論證,那麼這個課目是否有存在的必要?帶著這兩個疑問,筆者采訪瞭此課目評判組組長劉宏業。

“真實的反恐戰場,那是你死我活的戰鬥。暴恐分子不會是一個死靶子立在那裡讓你來打,更不會大聲告訴你‘我是恐怖分子’。我們的特戰隊員面臨的實戰環境,可能是永遠模仿不來的。”劉宏業解釋說:“這個課目的設立,就是最大限度還原真實的反恐戰場,幫助參賽隊員強化戰場思維和實戰意識。設置這個課目的意義是要實實在在地告訴他們,真實的戰場是沒有機會失誤,沒有機會重來的。”


第81集團軍某旅瞄準練兵備戰靶心研戰議訓

探索新課題、查擺新短板、研究新對策……前些天,第81集團軍某旅剛剛結束實兵對抗演練,又緊鑼密鼓地展開“火藥味”十足的黨委研戰議訓會。這是該旅將中央軍委黨的建設會議精神轉化為練兵備戰實際舉措的一個縮影。

第81集團軍某旅瞄準練兵備戰靶心研戰議訓

“黨委班子始終聚焦備戰打仗主責主業,才能提高部隊真打實備能力。”該旅黨委書記閆述軍介紹,此次演習是部隊調整重組後的首場“大考”。他們深入學習貫徹中央軍委黨的建設會議精神,按照“以研促建、以議促訓”的思路,對合成旅如何釋放新效能、形成新能力展開研究探索,推動部隊由階段化演練向常態化實訓轉變。

透過硝煙看,帶著反思議。“戰時參謀業務能力有短板,需在平時細化完善參謀業務考核標準”“實戰化訓練基礎不夠紮實,要更加註重在險難環境下錘煉摔打官兵”……筆者在研戰議訓會現場看到,參會人員查擺問題不遮不掩、剖析根源直擊要害、提出建議點面結合,一份囊括下階段實戰化訓練思維理念、方法手段、制度機制等6個方面的決定隨即出爐。走出議訓會議室,合成一營黨委副書記胡強感慨地說:“既向官兵頭腦中的‘和平積弊’開刀,又為下一步實戰化訓練確立新思路,這樣的研戰議訓會既及時又實在!”

據悉,為讓決議落地見效,該旅第一時間將研戰議訓會成果下發基層單位,並按照“督導一線查、整改一線抓、責任一線究”的方法強勢推進,不斷提高部隊實戰能力。


全軍將再次響起軍號聲 老兵:軍號也是一種武器

沖鋒號、起床號、熄燈號……曾在一代代的中國軍人心中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跡。按照規定,從10月1日起,全軍將再次響起嘹亮的軍號聲。軍號象征著什麼,為什麼需要恢復?《環球時報》記者采訪瞭一位曾經上過老山前線的老司號員。

全軍將再次響起軍號聲 老兵:軍號也是一種武器

中央軍委訓練管理部9月11日發佈消息稱,我軍司號制度恢復和完善工作全面展開,計劃分兩步組織實施:2018年10月1日起,按現行規定全軍恢復播放作息號;2019年8月1日起,全軍施行新的司號制度。

解放軍在初創時就建立瞭司號制度。1927年,參加八一南昌起義的國民革命軍中編有司號分隊和司號兵。中國工農紅軍第4軍成立後,在軍部副官處編司號班,設司號官,在團、營、連分設司號長、號目和司號員。新中國成立後,我軍形成完善的軍隊司號制度。全軍部隊在連編設司號員,營編設司號班,團編設司號排。上世紀80年代以來,隨著戰爭形態的演進和我軍現代化建設發展,軍號指揮通信功能逐步弱化,使用范圍逐步縮小。

司號員究竟是怎麼樣的兵種,他們如何看待自己手中的“獨特武器”呢?《環球時報》記者聯系到一位曾經的老司號員,聽他講述曾經的司號員生活。

1980年11月,18歲的張付慶高中畢業後應征入伍,從傢鄉來到原昆明軍區某部隊服役。新兵訓練結束後,張付慶成為一名司號員。“當時團裡起床號、開飯號、出操號、熄燈號都是統一播放錄音,司號員現場吹號的機會並不多,但這並不能妨礙我們練習號譜的熱情。”

張付慶提供給記者的號譜中分別有“進入坑道”“已向你增援”“已送彈藥”“要求增援”等分門別類的號譜,簡直可以稱之為一種公開的聲音情報。據張付慶介紹,當時號譜共有90種。“我們首先要把90種號譜熟練背下來,然後開始練習發聲。”張付慶加班加點練習,嘴皮磨破瞭也不停歇。要做到90種號譜熟稔在心沒什麼特殊技巧,就是一遍遍練習。在張付慶展示的照片中,集訓班戰士站成一排,單手拿著軍號在練習。半年集訓後,每人都要參加考試以檢驗對所有號譜的掌握情況。“考核時抽查號譜,抽到什麼演奏什麼。集訓結束後在1981年八一建軍節團裡舉行的閱兵式上,我們為大傢吹奏閱兵歡迎曲,很成功。”


火箭軍某旅依托一線戰鬥堡壘組訓抓訓

原標題:依托一線戰鬥堡壘組訓抓訓

近日,首次亮劍高原即打出滿堂彩的火箭軍某旅,未經休整再次開赴陌生地域,展開新一輪對抗訓練,一線戰鬥堡壘的組織功能在實戰中得到進一步強化。該旅政委鄭建勇告訴記者,他們以建強基層黨組織為抓手,提升部隊戰鬥力。

“黨的力量來自組織,組織強則軍隊強。”學習中央軍委黨的建設會議精神後,該旅黨委一班人形成共識:破解發展難題,從建強基層黨組織著手。為促進新調整組建後部隊合心合力合編,該旅制訂旅黨委抓建基層措施,細化各級黨組織的組織功能。旅黨委建立“常委包營、科室包連”掛鉤幫建制度,開展“幫建支部、幫帶幹部、幫抓骨幹”活動,組織新任黨支部正副書記集訓、帶兵骨幹能力培訓,培養一批開展黨務工作的“明白人”和抓建基層的“放心人”。

他們還把黨員幹部模范帶頭作為衡量基層黨組織建設的重要指標,要求旅黨委常委深入一線帶頭參訓督訓,機關幹部同步參訓、全程參考,成績不合格者逐一補考。

隨著一系列務實舉措落地,該旅基層黨組織的凝聚力戰鬥力不斷增強,黨支部成為組訓抓訓主心骨。日前,該旅所有發射單元全部通過實裝操作資格認證,由黨員幹部組成的8個發射單元成為全旅標桿。

火箭軍某旅依托一線戰鬥堡壘組訓抓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