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報記者為你揭開陸軍特種作戰學院神秘面紗

如何鍛造“特戰精銳”,解放軍報記者為你揭開陸軍特種作戰學院神秘的面紗——

特戰學院的“特種課程表”

初秋的桂北腹地,高溫尚未消退。踩著“秋老虎”的尾巴,陸軍特種作戰學院學員的新學期第一課開始瞭。

“以最快的速度越過障礙,最後兩名重來!”一聲令下,學員們撲向障礙:8人合力挺舉千餘斤重的沖鋒舟完成40次下蹲後,匍匐通過25米長的鐵絲網,徒手翻越10米高墻,緊接著跳進水坑挺舉彈藥箱,然後穿越4道火墻,爬上30米長的麻繩橋,進入2米深的螞蟻洞,越過20米長的泥潭……

“這些都是每名特戰隊員的必修課!”學員李承陽從泥潭裡爬出來時,已經成瞭“泥人”。過去一年裡,類似這樣嚴酷的“特種課程”,李承陽和他的戰友們已經習以為常。

一名合格特種兵,要熟練掌握10多項三棲作戰技能

懸垂的麻繩每晃一下,都重重撞擊著學員汪健的自尊心。

“今天,我一定要突進15秒!”這是汪健第437次訓練踩繩上。同班的戰友都拿到瞭優秀,隻有他因個子小、手腳短,遲遲未能突進優秀行列。

汪健咬著牙,索性扯掉手掌上的創可貼。傷口還沒來得及結痂,血紅一片。他縱身一躍,雙腳踩定後,蜷身、攀爬、再踩……粗糙的麻繩撕裂著傷口,陣陣痛感沿著神經直導大腦。

“10、11、12……”齊聲吶喊的助威聲,讓汪健顧不上疼痛。這一次,他終於以14秒的成績,成功躋身優秀行列。

“在特戰學院的字典裡,從來沒有‘舒服’二字!”該院特種技術系主任牛海軍說。在他帶過的學員裡,除個別先天條件好的學員外,想要練就一招制敵的特戰技能,不經歷成百上千次的反復錘煉,是絕無可能的。


“首席精算師”廖新華:到戰區主戰崗位去

南部戰區某聯合作戰研究室,唇槍舌劍,“硝煙”彌漫,一場紅藍對抗演習方案推演一時間陷入僵局。大傢爭論的焦點是:按照既定的作戰方案,紅方能否有效應對藍方火力突擊?

“方案可不可行,讓數據來說話吧。”在爭論中一直保持沉默的某部部隊長廖新華向現場指揮員建議。

廖新華(中)與某陸航旅飛行員探討交流。

廖新華(中)與某陸航旅飛行員探討交流。

隨後,一場“數據戰”在聯合作戰實驗室打響。廖新華帶領團隊以藍方空襲兵器總體參數和飛行方案為依據,精細推算彈道參數曲線,反復推演紅方防空兵器火力通道、攔截區域、殺傷概率……

很快,一份關於紅方作戰方案的可行性報告及優化調整建議在推演中“一錘定音”,得到普遍認可。在之後的紅藍對抗演習中,這份紅方作戰方案大顯神威,一舉挫敗藍方企圖,為紅方贏得演習勝利。

從此,廖新華一戰成名,“首席精算師”的稱號不脛而走。

到戰區主戰崗位去

2016年2月1日,中央軍委舉行戰區成立大會,拉開瞭我軍聯合作戰體系構建的序幕。

當時在北京某部工作的廖新華得知南部戰區急需聯合作戰人才,任現職快滿兩年、已被列入幹部後備人選的他第一個報瞭名。

不惑之年的廖新華自稱“骨灰級”軍事迷,從小對軍事有著濃厚的興趣。他傢裡收藏著300多架各種武器模型,這是他20多年的積累,其中不乏我國像真縮比飛機模型大傢陳應明親手制作的精品,也有宋文驄等飛機設計總師贈送的珍品。多年來,他一直保持著閱讀軍事雜志、研究地圖、繪制軍事題材畫的習慣。


“東方-2018”戰略演習展開聯合戰役指揮演練

綜合分析判斷、定下反攻決心、下達作戰命令……9月12日上午,設在俄羅斯楚戈爾的“東方-2018”戰略演習中方導演部內一片繁忙,一場聯合戰役行動指揮演練正在進行,重點檢驗中俄兩軍聯合作戰籌劃和組織指揮能力。

根據中俄雙方達成的共識,在雙方參演部隊到達演習地域後,中俄兩軍戰略指揮機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聯合參謀部和俄羅斯聯邦武裝力量總參謀部抽組精幹人員共同組建聯合導演部,負責在遂行演習任務期間實兵演練的組織、指揮和保障工作。

上圖:9月11日,參加“東方-2018”戰略演習的中俄參演官兵在俄羅斯楚戈爾訓練場進行敵後機降後快速前出訓練。新華社發(楊再新攝)

9月11日,參加“東方-2018”戰略演習的中俄參演官兵在俄羅斯楚戈爾訓練場進行敵後機降後快速前出訓練。新華社發(楊再新攝)

中方導演部副總導演李維亞告訴記者,此次演習由中俄兩軍最高戰略指揮機構直接組織和實施、由戰區聯合戰役指揮機構直接指揮。到達演習地域後,中國軍隊按照指揮機構層級對等原則,迅速建立起“軍委導演部、戰區聯合戰役指揮部、集團軍戰役指揮所和實兵部隊”四級指揮機構,對3200餘名參演官兵進行24小時不間斷實時指揮。

在中俄聯合導演部的導調下,中國北部戰區與俄東部軍區分別成立聯合戰役指揮部,面對共同作戰背景,分別指揮各自參演部隊完成聯合實兵演練行動,在協同作戰中錘煉指揮藝術和指揮能力。

記者在中方導演部和北部戰區聯合戰役指揮部看到,一條條作戰指令快速下達,一張張部隊行動態勢圖實時呈現,指揮員與參謀人員各司其職,分析研判情況、定下作戰決心、展開防禦部署……

“這次戰區部隊赴俄參演,從戰略背景想定與導調、戰役指揮和實兵演練三個層面深入參與俄軍戰略演習,體現瞭中俄兩軍在聯合戰役行動上的深度協作。”北部戰區聯合戰役指揮部副指揮員石正露說,這次演習盡管參演軍種多、兵力規模大、組織協調難,但從聯合戰役指揮演練的實際效果看,雙方的指揮協同和聯合行動有條不紊、協調順暢。

記者瞭解到,赴俄參演以來,中俄兩軍官兵同場演練、聯動磨合、相互借鑒,在實踐中探索瞭聯合作戰的方法路子、積累瞭聯合指揮的實戰經驗。


俄軍官:中俄兩國官兵不僅勝任作訓 還精於作戰

俄羅斯武裝力量作戰訓練總局局長伊萬·佈瓦利采夫日前對媒體表示,中俄兩國官兵不僅勝任作訓,還精於作戰。

俄軍官:中俄兩國官兵不僅勝任作訓 還精於作戰

圖自央視

據俄羅斯衛星網9月13日報道,佈瓦利采夫在外貝加爾邊疆區楚戈爾訓練場沙場閱兵儀式後說:“今天,俄中兩國官兵的表現顯示,我們能夠聯合完成作訓任務,也能完成戰鬥任務。“

據瞭解,9月11日至17日在俄外貝加爾邊疆區展開“東方-2018”戰略演習,由俄軍隊與中國、蒙古軍隊共同組織聯合戰役行動演練。俄羅斯總統普京還向10名中國、俄羅斯和蒙古優秀官兵頒發瞭獎章。

據悉,“東方-2018”戰略演習是自1981年蘇聯“西方-81”演習以來俄羅斯規模最大的軍事演習。今年俄軍參演人員超過30萬,參演裝備3.6萬臺、各種飛機1000餘架、艦船近80艘。中方此次演習共出動3200餘人,各型裝備車輛1000餘臺、直升機24架、殲轟機6架參演。

此外,“東方”系列演習是俄羅斯國防部直接組織的例行性戰略演習,主要特點是兵力規模大、指揮層級高、聯合性強。解放軍首次參加俄戰略演習,中俄兩軍戰略指揮機構抽組精幹人員共同組建聯合導演部,共同組織陸空聯合戰役行動,表明兩國兩軍合作水平達到瞭新的高度。


第78集團軍某防空旅“防空新銳”亮劍渤海灣

近日,第78集團軍某防空旅實彈戰術演習悄然拉開戰幕,偽裝網下地空導彈、高炮等主戰裝備靜待來犯之“敵”。

指揮所內,銀屏閃爍,各類作戰數據交互頻頻。

指揮員一聲令下,雷達旋轉、導彈起豎、火炮昂首……各作戰單元迅即做好戰鬥準備。

多型預警雷達實時進行空情共享,地空導彈火力單元依令分批次進行火力抗擊。

數秒之後,“敵”機應聲擊落。

“發射陣地暴露!”地空導彈營剛剛雙發齊射成功擊落“敵”機,就接到導演部命令,迅速轉移陣地……交替對空掩護、快速機動轉移、組網對空抗擊,對抗愈戰愈酣,戰鬥越戰越烈。

第78集團軍某防空旅“防空新銳”亮劍渤海灣

高強度的對火力抗擊跨晝夜連續實施近30小時,參演官兵士氣不減,對空抗擊火力效能愈加穩定高效。

據該旅旅長楊恩紅介紹,某型地空導彈具有精確制導、精準毀傷、遠程抗擊等特點,是打贏未來戰爭的“防空利劍”。這是某型地空導彈列裝該旅後不足十個月,首次在新編制體制下進行全員全裝全要素實彈戰術演習,全方位檢驗瞭部隊整體作戰能力。

自新裝備列裝以來,該旅以新大綱標準要求為依據,嚴格按照實戰化標準全過程、全課目、全要素組織訓練,不斷通過訓練改進訓練方法,通過實戰化演練探索新戰法,新裝備作戰能力實現穩步提升。

旅政委張翀表示,部隊先後跨越多個省市,伴著一路“敵情”遠程機動上千公裡,進行長距離戰場機動,采取精確化作戰指揮、精細化戰鬥實施的方式,展開大強度對空抗擊,部隊全時全域作戰能力得到瞭大幅提升。

第78集團軍某防空旅“防空新銳”亮劍渤海灣

第78集團軍某防空旅“防空新銳”亮劍渤海灣


信息化作戰何以走向智能化作戰

近年來,隨著人工智能、“互聯網+”、超算技術在軍事領域的廣泛運用,戰爭方式正迅速從信息化向智能化作戰演變,呈現出信息生“智”、以“智”賦“能”和“智”主釋“能”的新特征。信息化向智能化作戰轉型,比拼的是智慧、是謀略、是系統工程的頂層設計,必須要打破多領域的行業壁壘,開放、流轉並運用好作戰數據,並對現有的體系作戰力量進行重組重構、對人工智能輔助決策流程進行再造,體現自主作戰和智能化體系作戰的作戰指導,體現加快軍事智能化步伐的時代要求。

信息化作戰何以走向智能化作戰

信息如何生“智”

信息生“智”,是在信息網絡、大數據、雲計算和人工智能等技術的支撐下,具有辨別是非、自主行為的能力,可按照人類事先設定的規則或算法,進行“類腦”的思維活動,是信息化邁向智能化較為突出的特點和品質,也是信息化向智能化作戰形態演變或轉型的重要標志。信息生“智”成為影響未來戰爭制勝的第一要素,它不僅使作戰行動具有瞭自適應化、精準化特點,而且還能夠通過敵我雙方的信息博弈,自主發現並判明敵作戰體系弱點,提供人工智能輔助決策的目標規劃、任務規劃和行動規劃,為指揮員快速、精準決策提供科學依據。即基於大數據的戰略分析自主設計戰爭、學習戰爭,基於海量數據的“雲計算”結論,提供戰爭目的、戰爭手段、戰爭方式的輔助決策方案,優選體系作戰計劃,並分別對不同戰爭輔助決策方案,進行達成戰爭目的、戰役作戰指標成功概率、風險概率、人員傷亡和戰爭損耗的深算、精算和細算;基於大數據的海量信息收集和深度學習,自主糾偏、自主行動、自適應協同,也就是說信息化向智能化作戰轉型的過程中,其作戰體系架構是具有深度學習能力的“人工神經網絡”,通過卷積神經網絡的“權共享”,產生自主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