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集團軍某旅瞄準練兵備戰靶心研戰議訓

探索新課題、查擺新短板、研究新對策……前些天,第81集團軍某旅剛剛結束實兵對抗演練,又緊鑼密鼓地展開“火藥味”十足的黨委研戰議訓會。這是該旅將中央軍委黨的建設會議精神轉化為練兵備戰實際舉措的一個縮影。

第81集團軍某旅瞄準練兵備戰靶心研戰議訓

“黨委班子始終聚焦備戰打仗主責主業,才能提高部隊真打實備能力。”該旅黨委書記閆述軍介紹,此次演習是部隊調整重組後的首場“大考”。他們深入學習貫徹中央軍委黨的建設會議精神,按照“以研促建、以議促訓”的思路,對合成旅如何釋放新效能、形成新能力展開研究探索,推動部隊由階段化演練向常態化實訓轉變。

透過硝煙看,帶著反思議。“戰時參謀業務能力有短板,需在平時細化完善參謀業務考核標準”“實戰化訓練基礎不夠紮實,要更加註重在險難環境下錘煉摔打官兵”……筆者在研戰議訓會現場看到,參會人員查擺問題不遮不掩、剖析根源直擊要害、提出建議點面結合,一份囊括下階段實戰化訓練思維理念、方法手段、制度機制等6個方面的決定隨即出爐。走出議訓會議室,合成一營黨委副書記胡強感慨地說:“既向官兵頭腦中的‘和平積弊’開刀,又為下一步實戰化訓練確立新思路,這樣的研戰議訓會既及時又實在!”

據悉,為讓決議落地見效,該旅第一時間將研戰議訓會成果下發基層單位,並按照“督導一線查、整改一線抓、責任一線究”的方法強勢推進,不斷提高部隊實戰能力。


第76集團軍打破常規 把優秀年輕幹部放在要緊崗位

初秋時節,平均海拔4000多米的喀喇昆侖地區已是白雪皚皚,寒風凜冽。第76集團軍某旅炮兵營一場炮兵實彈檢驗性演練正在進行。

觀察所裡,火箭炮連指導員杜思遠正與幾名戰士緊張核對射擊諸元。“放!”隨著杜思遠一聲令下,炮彈拖著尾焰呼嘯而出,首發命中!

這名25歲的中尉指導員,半個多月前還是該旅政治工作部的一名幹事。

“剛走上新崗位就有這樣的表現,確實不錯!”全程觀戰的該旅政委王韜對杜思遠的表現贊賞有加,“對於優秀年輕幹部,就是要放在備戰打仗一線、吃勁要緊崗位和急難險重任務中摔打磨煉。”

第76集團軍打破常規 把優秀年輕幹部放在要緊崗位

“強軍之道,要在得人。”王韜深有感觸地告訴記者,中央軍委黨的建設會議召開後,旅黨委一班人認真學習會議精神進一步認識到,要搞好部隊建設,必須深入解決選人用人突出問題,把強軍事業需要的人用起來。他們下決心打破常規,選拔任用年輕幹部,樹立起鮮明的選人用人導向。

“真是過五關斬六將!”回想起這次調整,杜思遠記憶猶新。人力資源科對所有符合提拔條件的幹部進行嚴格審查,征求紀委意見,還向參謀部作訓科查詢近幾年軍事訓練考核成績,一項不過都要被淘汰。

打開杜思遠的調職檔案,裡面裝著《軍事考核成績單》《民主測評表》《官兵鑒定表》等原始數據材料。在《軍事考核成績單》上記者看到:一次優秀、兩次良好,綜合三次成績,總評成績第一名。

“雖然成績有目共睹,但論資排輩的思想在一些官兵中間還有一定市場,杜思遠的提拔任用仍是一波三折。”王韜坦言。


後裝專業尖子比武場上 保障員秒變戰鬥員

第七十三集團軍後裝專業尖子比武場上,保障員秒變戰鬥員——

保障賽場上演“遭遇戰”

張美軍,第73集團軍某旅勤務保障營上士班長。在集團軍組織的後裝專業尖子比武中奪得冠軍。

烈日灼眼,潮熱的空氣悶得讓人難以喘息。在第73集團軍後裝專業尖子比武場上,一場“激戰”即將開始,我們在現場給旅裡的參賽選手加油打氣。班長張美軍告訴筆者,雖然以前多次參加比武,但這一次心裡有點擔心。

他擔心什麼呢?據瞭解,以往參加比武隻考本專業技能,但張美軍這次除瞭要參加排除車輛故障的比武外,還需要完成戰鬥射擊、武裝奔襲、手榴彈投擲、攜槍越障等戰鬥課目的比試,而且這些課目的分值占到瞭總分的一半,這一次他將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註意!‘敵’火力覆蓋,前方車輛受損,就地搶修!”考核員一聲令下,張美軍和幾名選手沖向故障車輛。“車輛無法發動!”雖然考核組設置瞭刁鉆的特情,但作為維修“大拿”,這完全難不住張美軍。隻見他迅速判明故障,三下五除二就將故障排除。

此時,一聲長哨突然響起:“小股‘敵人’來襲,準備戰鬥!”一場突如其來的“遭遇戰”,在車輛維修比武現場打響。張美軍迅速將攜帶的槍支由背負改為手持,投入到戰鬥中。

嗒嗒嗒……嗒嗒嗒……幾個點射後,部分模擬“敵人”的隱顯靶標沒有擊中。“敵情”解除後,張美軍拍瞭拍身上的灰塵,一臉鐵青。射擊時要進行敵我識別,出靶時機與靶位距離都不固定,張美軍顯然對自己的發揮並不滿意。

容不得他多想,新的戰鬥命令已下達:“3公裡外友鄰分隊與大批‘敵人’遭遇,維修分隊迅速前往增援!”新情況又讓張美軍一愣,看來又在他的意料之外。


該旅的野營佈設究竟有何"魔力" 出瞭帳篷找不到"傢"

最近,屢屢聽聞前來辦事的兄弟單位官兵三番五次在第77集團軍某旅野外駐訓地“迷路”,記者不禁心生好奇:這個旅的野營佈設究竟有何“魔力”,為啥總是讓人“找不到北”?年年歲歲花相似的“野營村”,今年究竟有何不同?

帶著疑問,記者來到駐紮在海拔4000多米雪域高原的該旅野外宿營地,隻見數百頂帳篷、近千臺車輛毫無規則地散落於方圓百裡山塬之上,以往帳篷挨帳篷、車輛靠車輛橫平豎直的宿營套路變成瞭“兩頂帳篷一臺車”的分散部署模式。不僅如此,帳篷和車輛全部被一張張偽裝網嚴嚴實實地包裹著,遠遠望去,與茫茫草原融為一體。記者頓時明白,帳篷與帳篷、車輛與車輛間相距甚遠,每頂帳篷被偽裝網覆蓋後又“長”得一模一樣,怪不得讓人分不清。

“剛到外訓地的頭幾天,我們也常常迷路。”運輸勤務營四級軍士長李俊德向記者提起瞭“初來乍到”時的尷尬經歷。那天早上,李俊德接到通知前往機關文印室取文件,可走出帳篷沒多久便迷失瞭方向,隻好挨個帳篷挨個帳篷地找。等他取回文件抬表一看,這一趟耗時接近兩個小時。他告訴記者,當兵15年,年年外訓,“出瞭帳篷不認傢”還是頭一遭。

如何在重重偽裝中讓官兵找到目標?如何既利於戰備又方便工作?“野營部署看似雜亂無章,實則有規律、有方法可循。”作訓科科長李發駒告訴記者,在野營部署前期,他們便根據顏色、類型對偽裝網分門別類,將同類偽裝網全部下發給一個單位。比如,這個營偽裝網顏色綠中帶黃,網眼細而密,而那個營的偽裝網則為無規則迷彩,網眼大而疏。李發駒打瞭個很形象的比喻:“這就好比一張密語表,隻是傳詞達意的不是數字,而是一張張看似相仿實則不同的偽裝網。”除此之外,他們還組織官兵對軍事地形學相關知識進行系統培訓,使其通過地域分格定位、標定參照物、手表時針判辨等方法識別方向。


軍報新任編輯女子特戰連當兵蹲連體驗軍營生活

在帳篷裡“蒸桑拿”,在訓練場上曬紅瞭臉,在練體能時汗流浹背……盛夏時節,我和一位同事來到第82集團軍某特戰旅女子特戰連,與她們一起野外駐訓,體驗瞭一個月的軍營生活。

時值高溫酷暑,明晃晃的世界裡,熱辣辣的空氣把人團團包圍。訓練時摘瞭帽子頂著太陽,毒辣的陽光便徑直撲在臉上。女兵們的臉上常常沁滿瞭汗珠,本就曬黑瞭的皮膚愈發顯得有些滄桑。有的女兵顴骨處還被曬得通紅,顯然是曬傷瞭,讓人看著都覺得心疼。

列兵侍靜曾在朋友圈發瞭一組幾個女兵當兵前的生活照。和照片中一年前那個紮著馬尾、青澀稚嫩的小姑娘相比,現在的她,留著精練的短發,眼神中透著堅毅果敢,舉止間幹脆利落。從她的身上,我看到瞭女兵成長的印記,那是經受過汗水洗禮的坦然自信。

除非有特殊情況,義務兵在兩年服役期間不能休假回傢。這難免會留下人生的遺憾,卻也讓她們更加懂得珍惜。

服役期間,高嘉欣的奶奶去世瞭,她沒能見上最後一面,也沒能在奶奶臨終前和奶奶通上電話。她說,以前總覺得和傢人在一起的時間還很多,這次沒有去奶奶傢還有下次、下下次。但是當自己要獨立承擔生活的困苦時,當想傢而不能歸時,她更加懂得瞭要珍惜傢人,珍惜和傢人在一起的時間。

在部隊,每個人的肩上都扛著一個集體,每個人的背後都站著一群戰友。高嘉欣說,兩年的部隊生活使她們在思想上、行為上改變瞭很多,懂得瞭作為軍人的責任與擔當,學會瞭為別人著想,變得更加勇敢堅韌、克制自律、昂揚樂觀。

轉眼間,又到瞭退伍季。服役期滿,有的人選擇離開,去開辟新的人生天地;有的人選擇留下,繼續為部隊貢獻自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