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媒體國防行】人們的歲月靜好 他們用"眼"守護

央視網消息(記者李文學)在祖國最北端黑龍江漠河市,有一雙“眼睛”時刻警惕著。

坐落於大興安嶺深處的空軍漠河雷達站,是我國北方空中預警的第一道防線。“養兵千日,用兵千日”,24小時不間斷運轉的雷達,時刻註視著北疆的廣袤天空,守護著人們的“歲月靜好”。

這裡冬季長達8個月,全年無霜期不到3個月,平均氣溫零下5攝氏度,最低氣溫零下57.3攝氏度。極寒的自然條件,給戰備訓練任務帶來巨大考驗。

在對雷達進行維護時,官兵需要在室外工作幾個小時,一些部件的檢查需要赤手作業,零下三四十度的低溫傳到手上,紮到心裡,一個維護下來,官兵們的防寒面罩上滿是冰霜。

“不管什麼時候,雷達一旦發生故障,技師必須第一時間到位。拖延時間的話,就會影響戰備,影響這一帶空域安全。”2014年一個冬夜,凌晨2點多,室外零下40多度,雷達熒光屏突然閃成一片雪花,天線轉動停止瞭。來自湖南的戰士李佐鵬得知後,穿上衣服就往陣地上跑,全然不顧寒風打透軍裝,僅戴著一層薄薄的線手套,一遍一遍地接觸檢查冰冷的裝備,整整工作瞭一個多小時,手指嚴重凍傷,醫治後又迅速投入工作。

入伍20多年來,李佐鵬類似的經歷已數不清有多少,隻有常年不愈的凍瘡訴說著老兵的艱辛。

在如此艱苦的自然環境下,雷達站官兵苦練精訓,還多次在上級舉行的比武競賽中奪得第一。

2015年9月,一場對抗演習,5支雷達分隊同臺競技。戰士李勇拿出看傢本領,硬是在雪花般錯亂的地物幹擾波中,牢牢鎖定對手超低空突防的雷達回波。成績判讀時,評委們驚訝地發現:李勇捕捉到的軌跡和戰鬥機實際飛行軌跡幾乎完全重合。

“祖國把北天門交給我們,我們就必須守衛好,不能有半點差錯。”這是雷達站“兵教頭”郭平常說的一句話。為此,他刻苦鉆研手中武器裝備,不斷總結改進基礎訓練方式和優化戰鬥操作方法,是站裡絕對的“權威”,獨當一面,先後出色處置異常情況10餘次。


空軍漠河雷達站:連續43年守護北疆空防無差錯

升旗儀式。

升旗儀式。

近日,一場等級轉換演練在空軍漠河雷達站上演。隨著警報聲響起,六名戰士如離弦的箭般沖出營房跑向站位,迅速雷達開機,開始搜尋空中目標。

空軍漠河雷達站駐守在素有“神州北極”之稱的黑龍江省漠河市,地處祖國雄雞版圖最北端,是空軍緯度最高的部隊,也是自然環境最惡劣的基層部隊之一。漠河雷達站冬季長達8個月,全年無霜期不到3個月,平均氣溫零下5攝氏度,最低氣溫零下57.3攝氏度。極寒的自然條件,給戰備訓練任務帶來巨大考驗,然而,官兵們並沒有因為氣候環境惡劣而降低備戰質量標準。1987年“5.6大火”肆虐大興安嶺,全站官兵誓死堅守崗位,一邊勇鬥火魔,一邊保障空情,創出“天線在烈火中旋轉”的壯舉和“敢於勝利、不怕犧牲”的“七棵松”精神。

等級轉換演練。

等級轉換演練。

漠河雷達站是北部防空預警的第一道屏障,對雷達兵而言,養兵千日用兵千日,四尺方艙就是他們的戰場,每天的值班就是戰鬥,全國人民的歲月靜好,是因為有著他們的日夜守護。

官兵們深知自己重任在肩,無論是酷暑還是嚴寒、白天還是深夜,值班戰士都精神高度集中,時刻緊盯屏幕,研判空情。尤其是夏季,民航航班經常會繞雲繞雷,出現偏航甚至擦邊入境的情況。“有些情況一閃而過,萬一一個疏忽錯過瞭,就可能會造成非常嚴重的後果。”排長文飛如是說。

操縱班副班長趙宇飛在擔負戰備值班任務的第25天,就遇到瞭一次前所未見的情況。對於雷達兵來說,早一秒上報空情就能夠為正確處置多爭取一秒的時間。趙宇飛瞬間感到瞭巨大的壓力,緊張地直冒汗。好在他立刻冷靜下來,仔細研判,準確地處置瞭此次空情。

趙宇飛的例子是雷達兵值班的常態。連隊指導員程龍說,雷達站每年處置各類空情數萬起,必須萬無一失,時刻以戰鬥狀態處理好屏幕上的點滴空情。

在漠河雷達站,連隊官兵常年24小時擔負戰鬥值班任務,守好空防前沿,確保預警天網穩固。憑借著全站官兵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堅守,漠河雷達站取得瞭連續43年情報合格率100%的好成績。

升旗儀式。

升旗儀式。


戈壁老兵退伍 為何都要種一株紅柳

金秋,碧空如洗,遍佈黑色風棱石的鹽堿地上,一簇簇紅柳綻放出鮮艷的紅色。相較於春天的黃、夏天的綠、冬天的白,在這蒼茫荒寂的北疆戈壁上,還有什麼比紅色更適合退伍季?50多年前,三塘湖雷達站從昆侖山巔移防到這片荒漠。長年不見綠色的官兵發現這裡隻生長紅柳,第一任指導員王佳新說:“那就多種紅柳吧,我們也要像紅柳一樣紮根邊防!”從此,雷達站形成瞭“新兵入伍、老兵退伍時種一棵紅柳樹”的傳統。

請關註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金秋9月,戈壁深處,三塘湖雷達站3名老兵退伍前各自種下一棵紅柳——

戈壁又見紅柳紅,心中有朵“勿忘我”

■肖瑛李磊冷吉宇

戈壁老兵退伍 為何都要種一株紅柳

王磊給他栽種的紅柳,戴上一朵大紅花。

金秋,碧空如洗,遍佈黑色風棱石的鹽堿地上,一簇簇紅柳綻放出鮮艷的紅色。

相較於春天的黃、夏天的綠、冬天的白,在這蒼茫荒寂的北疆戈壁上,還有什麼比紅色更適合退伍季?

50多年前,三塘湖雷達站從昆侖山巔移防到這片荒漠。長年不見綠色的官兵發現這裡隻生長紅柳,第一任指導員王佳新說:“那就多種紅柳吧,我們也要像紅柳一樣紮根邊防!”

從此,雷達站形成瞭“新兵入伍、老兵退伍時種一棵紅柳樹”的傳統。

像紅柳一樣紮根大漠

上等兵王磊費瞭很長時間,才找到他剛入伍時栽種的那株紅柳樹。

王磊說,這裡不管走多遠,都不會迷路——方圓幾十公裡內,掩映在紅柳叢中的雷達站營房是唯一的建築。


甘巴拉雷達站官兵:青春年華付與雪山

9月11日,又一場大雪飄落在“甘巴拉英雄雷達站”。雷達站駐守的一方陣地海拔5374米,是世界上最高的人控雷達站。

飛雪連天,是甘巴拉一年中常見的風景。

飛雪連天,也是甘巴拉一年中難熬的光景。

來,看一看這裡的戰士!他們的青春年華付與雪山。艱難寂寞,唯其自知。

這個世界,有人在樂享盛世繁華,也有他們在苦熬歲月嚴酷,堅守傢國忠誠。

這一次,把掌聲送給甘巴拉的戰士!敬禮!

一級軍士長王勝全

24年,傲然挺立

甘巴拉雷達站官兵:青春年華付與雪山

酷夏,海拔5374米的甘巴拉高地,冷風刺骨,濃霧彌漫。

“平臺設在這裡,兵器易被雷擊”“這個位置安裝設備,影響飛機起飛降落的監控質量……”一級軍士長、雷達技師王勝全,手指陣地,凝視天空,跟廠傢技術人員專註交流,彌漫的寒氣為他浸透“高原紅”的臉頰又塗瞭一層紫紅。

平臺不選精準,無人值守設備的試裝數據何以精準?堅守甘巴拉24載,44歲的老兵熟悉雷達天線的最佳搜索范圍,宛如熟悉自己的身體。

“要萬無一失!”王勝全高喊著。加固雷達方艙裝設備,倒俯天線,拆收電纜,吊裝固定……連續忙碌7個多小時,想著甘巴拉6年前實現瞭少人值守,如今又要探索無人值守,王勝全興奮地哼著歌,把高原反應拋到腦後,等一切完成後才覺得,頭頂像被砸瞭一記悶棍般“嘶啦啦”地生疼。他裹緊棉大衣,狠狠地咽著唾液壓住幹嘔……

“甘巴拉甘巴拉,伸手把雲抓。一步三喘氣,四季穿棉衣。”在甘巴拉,對擔負裝備維護保障任務的王勝全來說,考驗絕非僅是頭發脫落、心肌缺血這些魔鬼般纏身的高原病。